做瓷人说何朝宗
发布人员: 新闻来源:何朝宗微信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5/11/7 15:53:39
         一、 完美的大形
 
        艺术创作往往最难解决的是作品的整体感。何氏瓷塑在造型上都以简洁的外形包涵丰富的细节,这也正是何朝宗瓷塑的特点。使塑像不管从何角度看,外形都极简洁,都是由几根极其流畅又充满力度与弹性的弧线组成,没有多余的枝节,有极强的雕塑感与整体性。以简洁的弧线形成内敛的外形,外形线弧度达到最美的抛物线形,在简洁、内敛的外形下因其高明的体积处理形成气势磅礴的张力。大多没见过原作而只看到图片的观者都会认为是大件的雕塑。何氏小至二三十公分、大至四五十公分的瓷塑,竟有一两米大件雕塑的错觉(如《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镇馆之宝——明代德化窑何朝宗观音造像》高19.1CM,故宫博物院馆藏的《披坐观音》高28CM,故宫博物院的《达摩渡江》高43CM,泉州海交馆馆藏的《渡海观音》高46CM)。可见其体块对外的张力有多强!临摹过何氏作品的人应有形怎么堆都不够的感觉,无论何角度都是那么的宽广与大气,饱满的体量向你冲来,有无限的张力。何氏的塑像有极强的整体感与体块的张力,形成了完美的大形。瓷塑整体有唐代彩塑的丰润饱满和雍容气度,又有明代仕女的清纯柔美与温润精妙。摆件式的瓷塑具有了雕塑最强的语言——对空间的侵占,而且侵占到把自己扩大了数倍。可见,何朝宗把大形做到了极致。
 
明 何朝宗《披坐观音》高28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二、 完美的细节
 
        何氏作品中的细节无不是进行细致入微的刻画。从均匀柔美的发丝、韵味十足的五官,到层层叠叠、气韵流畅自如、柔软生动的衣纹,优雅丰润的手足,再到缠绕翻卷的水纹、云纹等等,无不是精美绝伦,让人叹为观止。静观其细节,你会惊叹何朝宗不单是技艺娴熟的大师,更是虔诚的信奉者。何氏擅于刻画不同形象的特色,观音庄严慈祥、达摩刚毅执着、关公一脸正气、文昌文质彬彬、和合笑容可掬一团和气等等。何氏能通过脸部神韵展现不同佛像与神像特点。静观其神情,使人有无限的遐想,其内在的精神气质有极强的感化力。一句话:何朝宗把佛像做“活”了。何朝宗衣纹的处理极具柔软的质感,精心安排其疏密和层次的变化,“密不透风、疏可走马”,形成了塑像强烈的节奏感。在随形体不断变化的衣褶中,何氏又能很好把握住通体的气韵,不管塑像或站或坐,不管衣褶如何转折,如何穿插,如何翻卷,都能自上而下通体流畅自如,没有一丝一毫的“滞”与突兀的现象,可见其内在气韵的承接是多么的自然完美,了无痕迹。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镇馆之宝——明代德化窑何朝宗观音造像为例:塑像整体大形较何氏其它瓷塑更显古意。观音呈半趺坐姿,左手执如意倚兽头几,右手置于屈起的右腿上。整体塑像的衣纹从上到下流动的气韵宛如高山流水,有节奏而不淤滞。衣纹从肩而下至手肘处如流水遇突岩般改变形状后一泻而下,至腹至膝再至足汇成一汪低洄宛转,波光潋滟的绿水。观何氏瓷塑中衣褶的起始走向,刀法的虚实变化都很注重内在的形体。随动态、形体,衣纹变化丰富,从不落入概念,让人感觉到掩藏在衣袍里的身体是活生生的,血肉相连的,有温暖鲜活的血液在流动呼吸。何朝宗手足的塑造极其优雅自然,极具肌肤柔软的质感;用阴刻手法表现的发丝,眉毛线,胡子线极其均匀柔软,富有弹性。浮雕与阴刻结合表现的水纹、云纹层次丰富,富有动感,造型独特。
 
明 何朝宗款观音造像 高19.1cm(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临摹过何氏的二三件作品后,还发现其细节中的大气。往往是线条之外的一些空地,方寸之间竟被他经营得如此广阔,使摹者把其使劲加大也总有不及的感觉。雕塑是对空间的不断侵犯,何氏在大形中做到如此,在细节中也是如此。细细揣摩其作品,他对细节是“斤斤计较”的,从不马虎对待,都是把它做到极致——完美。重要的如此,次要的如此,配件、道具也是如此。但并不是面面俱到,一律平均对待,使作品陷入繁腻,而是很好的把握主次,疏密、空间布白,时而以繁衬简,时而繁从简出,这就是何朝宗——几乎没有文字记载的大师中的大师,震惊中外的“瓷圣”……
 
何朝宗 祥云观音(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藏)
 
         三、大形与细节的完美结合
 
       雕塑史上往往追求大形者舍弃枝节,而注重细节者大形或柔弱或繁杂。而何朝宗的塑像竟能二者兼营。有简洁、流畅、大气磅礴的大形,有发丝、眉线、胡子线、衣褶、水纹、水珠、手足、指甲、鼻孔、唇线、双下巴,有缨络、缨络上的花纹等无不面面俱到,精雕细刻。大形有唐的遗韵,细节有明的讲究。罗丹曾因塑像中的手做得过于完美而影响大形,最后忍痛割爱的故事。而何氏的作品竟没有可删除的细节——这全赖于何氏将丰富的细节统一在极简的大形里,细节与大形达到了完美的统一。如故宫博物院馆藏《达摩渡江》、泉州海交馆馆藏的《渡海观音》、英国维·阿国立博物院的《祥云观音》等,都是立像下有一圆台式的底座,底座上是缠绕翻卷、层次极为丰富的水纹,云纹,动感十足。按理说,这个动感十足、层次丰富的底座会喧宾夺主,抢了主体静立的塑像,而何氏却让它结合苇叶、荷花点出主体,形成与主体浑然一体的底座。底座有极强的装饰性,巧妙地衬托出主体,形成一种环境的烘托,同时使不足五个头高,上半身浑圆饱满的立像,不至于上大下小,比例失调,增加其高度,使主体形象在视觉上更舒适和谐。梅瓶似的立像造型,既浑厚庄重,又轻盈挺拔,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何氏之所以能解决这一难题,还在于他同样把底座的外形做到极简,没有多余的枝节,使丰富的云纹、水纹就在那一圆台里缠绕翻卷。运用中国传统装饰的“自然圆融”、“适形造型”手法,使其具有极强的装饰性。笔者有一尊当代德化工艺师摹制的何氏《达摩渡江》瓷塑,仿者把底座上苇叶的茎部做得突出底座之外,马上破坏了底座与塑像的整体感。而且这一茎部也很快在一次观赏中折断了(反而更和谐了)。也许何氏的艺术成就应有一部分是得益于瓷的易碎与当时简陋的包装材料,为了便于运输与收藏,何氏把塑像做得更整体,几乎没有外伸的枝节,所有的细节都统一在简单的外形里(由于时代久远,又无任何文字可查考,笔者只能妄自揣测大师匠心了)。而不像当代的一些瓷塑作品,因新式包装材料的应用和现代化的交通便利,在形的设计上“争险斗峻”,从而失去了雕塑最重要的东西——形的力度。这就如同要显示力度,人要握拳而不是伸开五指一样。这些瓷塑家的追求倒是与得了芝麻丢了西瓜一般相仿佛了。
 
明 何朝宗《达摩渡江》高43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四、形象的完美

        何朝宗的塑像在形象上同样是追求完美的,最为突出的是观音塑像与文昌塑像。何氏的观音有女性的柔美,有男性的浑厚,有少女的圣洁,有中妇的雍容,可谓集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的优点于一身。何氏很好地诠释了佛的来源。观音脸部丰满而秀美,是那种少女式的丰满而无敷肉。颈以下的体态是中妇,雍容大度。背有男性的浑厚深广。民间称赞他所塑的观音“除非观音离南海,何来大士现真身”,冠以“何来观音”的称号。何朝宗所塑的观音脸部——笔者认为是史上最美最有韵味的观音脸,有明代仕女的神韵且多了几分精致与圣洁——低首垂目、丰润秀美、清纯娴静、温婉慈祥、超凡脱俗。两上眼睑的最高点微微往中间靠,极好的刻画出“眼观鼻,鼻观心”的表情。正直、丰满的鼻,从侧面看,鼻线微微呈现外鼓的弧线,从鼻尖到唇,再到下巴,较夸张的一级一级往后退,使整个脸部形成有很强体感的蛋形。微抿的双唇似笑非笑,一点不比《蒙娜丽莎》的微笑逊色。怪不得西方人将何氏观音称为“东方的维纳斯”。堪为典范的当属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镇馆之宝——《明代德化窑何朝款观音造像》、故宫博物院的《披坐观音》、泉州海交馆的《渡海观音》、法国吉美博物馆的《披坐观音》、英国维·阿国立博物院的《祥云观音》等。
 
何朝宗《披坐观音》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福建博物院馆藏的《文昌帝君》,所塑的形象是微微发福的中年男性坐像,气宇轩昂,庄严肃穆,威严中又不失本质的斯文,可谓神中的美男子。何朝宗用写实的手法刻画中年男性的面容、体态,头戴唐巾(又称进士冠),天庭饱满、眉毛修长、凤眼低垂、双耳饱满、胸平阔而厚实、腹圆而长、腹势下垂、后背平阔饱满,右手执一如意置于腰处,左手抛出长长的衣袖扶膝藏匿于衣袖内,如古典戏剧的水袖然,两腿张开,稳坐如山。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诗经·卫风·淇奥》) 。文昌帝君可谓集中国传统富贵男子与俊美男子的特质于一身。该塑像最精妙的手法当属左手甩出的长袖了,我估计何朝宗是将中国戏剧的水袖神韵揉进瓷塑之中,富有韵律的长袖使原本正襟危坐的塑像显得灵动起来,恍如风吹皱的一湖春水,感觉是甩动衣袖刚坐下似的。
 
何朝宗《文昌帝君》福建博物院藏
 
        何氏所塑的佛像与一般佛像造型不同,在不失庄严肃穆的氛围下,或坐或立,重心往往偏向一侧,加上头的转动,呈现更为自然悠闲的姿态。结合德化白瓷白中闪黄、温润如玉、细腻白洁,胎釉浑然一体的材质,何朝宗的塑像有更强的亲和力,更有生机,更具人情味。“见过何朝宗德化观音的人无不为之惊呼,以陶瓷之脆性,表现衣褶之柔软;以陶瓷之生冷,表现肌肤之温润;德化白瓷堪称一绝,前后无人能与之比肩。”(马未都2010年11月8日在德化讲演语)。形象丰满而不庸肿是何朝宗作品的一大特色,发髻、脸、五官、衣纹、手足、甚至水纹、云纹、荷叶、荷花等都呈哺乳期婴孩式的丰润细腻。这是符合中国人传统的审美观的。
 
何朝宗《渡海观音》泉州海交馆藏
 
         五、对完美的追求

        由于封建时代工匠的地位很低,因而当地史志对何朝宗的记载只有语焉不详的几笔:“……同时又有何朝宗者,不知何许人,或云祖贯德化,寓郡城,善陶瓷像,为僧迦大士天下传宝之。”(乾隆《泉州府志》卷六十六;明艺术);“何朝宗,泉州人,或云籍德化,寓居泉州,善制陶像,有僧迦大士,天下传宝之。”(《福建通志》艺术传、陶瓷,明〈道光旧志〉);“有何朝宗者,善制陶像,人争宝之。”(乾隆《晋江县志》晋江乡土志)。然而,德化民间却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故事。其中有不少是关于他对瓷塑艺术的虔诚追求。其一:何朝宗每有作品,就放在窗台上听路人品评,不满意就砸碎,留下的都是精品。其二:有一次,他烧制一批观音共100尊,但出窑时却发现大多是次品,于是忍痛割爱,把其中九十几尊次品都埋在窑旁山坳中,后人称此山坳为“观音山”。其三:他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如是得意之作,则在背部钤盖印章,有葫芦形或方形篆文款识。所以,他流传世间的瓷塑作品,都是极少雷同的上乘之品。其四:何朝宗晚年,由于倾尽心血的十八尊瓷塑烧坏了,便投江自尽。这些德化当地民众口口相传几百年的故事的真实性已无从稽考,但结合何朝宗传世的瓷塑作品,显见何朝宗对瓷塑艺术创作的态度是何其的虔诚与认真,支撑起这种认真的心性就是对完美的追求。而这些传说又很好地印证了何氏的这一艺术追求,让观者对着他的作品无可挑剔,只能惊服迷醉。虽然从他窗口经过的只是普通的农夫、瓷工、挑工,或许还有文人、乡伸、同道中人,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塑的是凡人心中的神佛,是凡人心目中的美、慈爱与神圣。而呕心沥血创作的一批作品烧成后变形了(应该是一组自己很满意的塑像),绝望中投入清澄的水中是符合一个完美主义者的行为的。

        是的,何朝宗是为瓷塑艺术而生的,他的心灵容不下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瑕疵,为此,甚至跃入清波荡漾的水中。(文章来源:德化网)
 

何朝宗《送子观音》


参考书目:

1、英、唐·纳利著、吴龙清译《中国白——福建德化瓷》福建美术出版社,2006年9月版;
2、吕胜中著《造型原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年12月版。
3、张秉尧主编《雕塑绘画鉴赏辞典》中国旅游出版社,1993年5月版。
4、贺西林著《寄意神工——古代雕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9月版。
5、《德化陶瓷志》方志出版社,2004年12月版。
 
 
  • 分享:
  • 和我联系
  • 微信
  • 联系方式
  • 电话:15959979888
    QQ:2672206099